滚动新闻
富硒山泉水-硒养延年 食文化瑰宝-郭公富硒茶 最美中国符号-黄龙溪 最美中国符号-厚畛子镇 最美中国符号-婺源
有文化的酱油--徐同泰 最美中国符号-楠溪江 最美中国符号-商丘古城 最美中国符号-龟峰 最美中国符号-三清山
 
 当前位置:首页 > 乐活都市 > 乐活访谈 > >
石智勇:只有去冲 才有可能再次站在最高峰
2017-02-13 10:09   来源: 中国青年网    点击:    编辑:鲁红
  石智勇在奥运赛场上的霸气一举
  2016年8月10日,在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69公斤级比赛中,举重小将石智勇以抓举162公斤、挺举190公斤、总成绩352公斤的好成绩摘得桂冠,为中国赢得里约奥运会第八金,帮助团队在这一级别上完成奥运四连冠。
  石智勇?雅典奥运会62公斤级举重冠军福建选手石智勇?他不是退役了么?
  原来此石智勇非彼石智勇,他是广西籍、浙江组选手,今年23岁,可谓一位名副其实的“小鲜肉”。
  因为跟举重前辈重名,石智勇被冠以“小石智勇”的称号,对此他却非常乐意接受:“很正常啊,他是我的前辈。在举重圈,以前他叫‘小石头’,现在已经晋升为‘大石头’了,而我自然就变成‘小石头’了。”他把这个称号当作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。
  征战里约奥运,“今天的比赛就是我的主场!”
  “我们做到了!我们的梦想实现了!”里约奥运会夺冠后,石智勇和教练占旭刚、邵国强紧紧拥抱在一起,热泪盈眶,激动地重复着这句话。
  石智勇领取奥运金牌
  2013年,国家举重队浙江组组建,从那时起,这个团队最大的梦想就是冲击奥运冠军。“占旭刚指导是两届奥运冠军,以奥运冠军的身份再带出一个奥运冠军是他的梦想。作为一名举重运动员,我当然也有奥运冠军的梦想。”
  “在男子69公斤级阶段,我们浙江组是抱着必拿冠军的决心去的。发挥我平时的训练水平去比赛,冠军自然而然就到手了。”石智勇自信地说。
  这种自信不是盲目自大,而是源于日积月累的训练。无论是6月份为期一个月的外训,还是赛前在圣保罗的半个月训练,石智勇的状态始终处在一个平缓的上升阶段,比以往任何赛前训练都要好,所以,对比赛成绩、拿金牌,石智勇充满信心。
  但是,像我们大多数人参加考试一样,即使平时复习得再好,临上考场前还是会抑制不住心中的小焦虑,石智勇也不例外。
  “紧张,特别紧张,赛前24小时,我只睡了2个小时。”比赛前夕,石智勇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“想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,万一没拿冠军,万一比赛迟到了……”各种可能出现的糟糕情况频频闪现在他的脑海,挥之不去。
  “但是,当站在赛场上,摸到杠铃之后,自信心瞬间就出来了,感觉今天的比赛就是我的主场!”回忆起比赛时的情形,石智勇坚定地说道。
  作为两届奥运会冠军,占旭刚赛前经验十分丰富,他将自己的独门秘籍毫无保留地传授给爱徒石智勇,并告诫他:“训练要以精为主,要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比赛。”
  石智勇不负众望,奥运赛场上的霸气一举,举起了自己的梦想,托起了全队的希望,更扛起了中国69公斤级举重的大旗。然而,石智勇却认为这份荣耀不应仅仅属于他个人:“一路走来,都是团队在帮助我,这是我们共同创造的历史。奥运冠军的奖牌更属于宁波,属于浙江,属于国家。”
  小山村走出的冠军娃,“算是光宗耀祖了”
  石智勇出生于广西桂林市临桂新区五通镇罗江村委冲尾村,他所在的五通镇是全国著名的“举重之乡”,走出了唐灵生、肖建刚等奥运冠军、世界举重冠军。
  还在五通镇中心小学读书时,石智勇就被学校举重队教练相中。“我当时觉得练就练吧,试试吧。2003年10月24日,我正式加入学校举重队。”对于那个日期,石智勇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。
  可是练着练着,他就爱上了举重,举重也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  石智勇小时候比较调皮,在举重队期间可没少让老师“头疼”。
  当时学校附近有条河,每周日不训练的日子,就成了举重队小孩子们欢脱的天堂。“我们跑到河里去摸鱼,回宿舍后,把鱼放在桶里养。被教练发现了,他就罚我们蹲20分钟马步。”回忆起小时候的趣事,石智勇笑得像个孩子。
  “这孩子比较灵活,爆发力也不错。”2005年,启蒙教练李冬瑜回老家探亲时一眼就相中了石智勇。
  2005年8月12日,年仅12岁的石智勇跟随李冬瑜来到宁波体校,接受更加优质的举重训练。
  从五通镇中心小学业余举重队到宁波体校,再到全国冠军、亚洲冠军、世界冠军,直到奥运冠军,石智勇从一个山里娃站在世界运动领域的最高领奖台,这中间是他十几年如一日的艰辛付出和辛勤汗水。
  “从广西小山村只身一人跑到浙江努力这么多年,现在获得奥运冠军,为父母长脸了,也算是光宗耀祖了。”石智勇说。石智勇比赛时,全家人紧紧地盯着电视机看直播,生怕错过一分一秒,当他拿下奥运冠军后,家里给他发了爷爷录的视频,“视频里爷爷激动地哭了,从他的表情中,我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高兴。”
  石智勇不仅是全家人的骄傲,也是五通镇的骄傲。10月12日,冲尾村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响彻云霄,鞭炮从村口一直铺到石智勇家门口,乡亲们像庆祝过年似的来欢迎这位英雄的凯旋归来。
  两次落泪两次转折,“你只适合打69公斤级”
  奥运夺冠后,石智勇落下了激动、喜悦的泪水。而上次激动大哭,却是因为伤心、惭愧。
  2012年的全国冠军赛是到目前为止,石智勇父母唯一一次到现场看他比赛。
  然而,本想着在父母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“小石头”却“砸锅了”,“当时抓举157公斤,输了冠军1公斤,而我的强项——挺举却没有成绩。”
  石智勇在举重训练基地---中国青年网记者张群 摄
  “下台看到父母时,眼泪‘刷’的一下就掉下来了。”他像个考试没有考好的孩子,伤心大哭。“我愧对父母从广西大老远过来看我比赛,令他们失望了。”回忆起当年的情景,石智勇语气里多了一丝伤感。
  这次的失败,给了石智勇一个大大的教训,他也从中反省了自己,都是因为自己太高傲了,不仅想在赛场上,在训练中也想压住别人,以证明自己能力很强。
  “赛前两次训练课,教练让我腿部力量练到190公斤就够了,但是我没听话,练到220公斤。”高强度训练耗费了石智勇很大体能,即使导致腿部抽筋、肌肉轻微拉伤,他也不以为然,直接去比赛,然而,站在赛场上时,才发现拉伤远比想象中严重。
  对石智勇来说,这两次的“痛哭”让他终生难忘。而运动生涯中的两次调整,却成为他人生的重大转折。
  事实上,石智勇刚开始是打62公斤级这个级别,但是成绩并不冒尖。“你一定得升级打69公斤级,你只适合打69公斤级。”占旭刚对石智勇说。
  2011年10月,全国举重冠军赛中,石智勇第一次打69公斤级就一举夺下青年组的冠军。
  “第一个转折点是占指导将我从62公斤级升为69公斤级,第二个转折点是2013年成立浙江队,占旭刚正式成为我的教练。”
  自从师从占旭刚,石智勇如鱼得水,举重生涯一发不可收拾。2014年,全国锦标赛冠军;2015年,全国锦标赛、世界锦标赛冠军;2016年,亚洲锦标赛冠军、里约奥运会冠军……
  “占指导常对我说‘训练就是比赛,比赛就是训练’,这句话简单但很有道理,我也是一直这样做的。”对于恩师的指导,石智勇铭记在心。
  一次毁灭性打击,“我绝对能再杀出一条血路!”
  十年磨一剑,石智勇的冠军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在从事举重生涯的13年中,顽强的“小石头”也曾一度想放弃。
  2014年对石智勇来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,这一年他拿下了全国男子举重锦标赛冠军暨亚运会选拔赛资格。
  石智勇(左)与教练占旭刚
  “一比赛我就浑身兴奋,哪里都不觉得痛,但是比赛一结束,我就不行了,发现腰动不了了。”那次比赛导致石智勇腰部严重受伤。
  “整整七个月,我都不能训练,也放弃了整年的比赛,包括亚运会和世锦赛。这次受伤对我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。”谈起错失的比赛,石智勇感到万般遗憾。
  队里有规定,即使受伤,也得每天去训练馆。那段日子对石智勇来说特别“难捱”。
  “看到他们把杠铃举上去,又扔下来的那个动作,觉得很潇洒很潇洒。”每天眼睁睁地看着队友训练,自己却像一个无业游民流浪街头,生活没有了目标,石智勇的心中像被插了一把刀,连呼吸都觉得难受,他在心里一直问自己: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训练?”
  他越想越郁闷,越想越烦躁,越想越想放弃。但是因为热爱,他又舍不得。
  占旭刚明白石智勇心里的苦闷,也时常开导他,鼓励他,安慰他。
  但是,走出阴霾,主要还得靠自己。石智勇会去散散步或者一个人背着鱼竿去钓鱼,努力让自己“静”下来。
  “举不了杠铃,我就练小肌肉。”石智勇心态调整得还不错,后来队里有了队医帮他治疗,国家队体能老师帮他做康复,他慢慢地好起来了。
  “时隔七个月,当我再次举起杠铃时,那种感觉就像被电流击中一样,我整个心瞬间‘膨胀’起来,信心就来了。”石智勇像一只许久未能捕捉到猎物的饥饿猎豹,再次触摸到杠铃,浑身充满了无限的能量,沉重的杠铃瞬间就像小鸡一样,被他轻而易举的拎起。
  五个月后,在2015年全国锦标赛暨世界锦标赛预选赛赛场上,石智勇霸气回归摘得桂冠,并且整整提高了12公斤的成绩,一匹真正的黑马就此诞生。
  “只要再让我练,我绝对能再杀出一条血路。”石智勇自信地说。重操旧业,让石智勇异常振奋,每天都是精神饱满的状态,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今天。
  奥运会冠军已是过去式,对石智勇来说往前看才是最重要的。“如果抱着‘守’的心态,基本上离失败也就不远了。2020年东京奥运会,我会竭尽全力去冲,去拼,去博,因为只有去冲,才有可能再次站在最高峰。”(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群)
上一篇:北京服装学院小学工程艺术作品展开幕
下一篇:图片故事:上海鞋匠做鞋20年 “女鞋名镇”淘金
 
 
南阳长跑协会110名健儿3.26日代表
 
备战郑开国际马拉松赛市长跑协会队员每日坚持晨跑5公里以上,跑起来你准备
 北京服装学院小学工程艺术作品展开幕
 石智勇:只有去冲 才有可能再次站在最高峰
 图片故事:上海鞋匠做鞋20年 “女鞋名镇”淘
 碧血剑手游制作人刘清瑜:人生永远没有巅峰
 十三年磨一剑 独步全球整合营销--专访卢
 犹太全球购徐安琪:真实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问
 李成印:中国书法创新五大家之一
 刘玉山 :勤于事业,衷于慈善
 刘定荣:定荣·家专注于运营生态新农村
吸烟、吸霾哪个更毒?医生解答关
 
吸烟、吸霾哪个更毒?医生解答关于吸烟的N种疑问 在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吸
中央机构 | 人大机构 | 国家主席 | 国务院 | 最高人民法院 | 最高人民检察院 | 政协机构 | 民主党派 | 群众团体 | 驻外机构 |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| 网络110报警服务 |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|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: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本站地图 | 对外服务: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
版权所有: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:lohas@china.org.cn 电话:010-6853518 京icp证 040089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